• <s id="mzdrc"><track id="mzdrc"></track></s>

    <s id="mzdrc"></s>

      <s id="mzdrc"><nav id="mzdrc"><track id="mzdrc"></track></nav></s>

      <wbr id="mzdrc"></wbr>
    1. 亲亲小说网 > 狂齐 > 第一章 影子皇帝

      第一章 影子皇帝

        但凡是一个对内心充满渴望,对生活,对未来,还抱有希望的人,他是绝对不甘心做别人摆布的影子,被众人踩在脚下,随之东游西走,吃别人给的嗟来之食,更不会摇尾乞怜。

        东魏国的君主元善见更是如此,别看这小子丢了皇帝大位,最后灰溜溜的退出历史舞台,可人家长得仪表堂堂,美仪风,性格优雅沉静,遇大事而不乱,始终保持着一副颇有心机的样子。

        夕阳渐渐被夜色所代替,月亮也悄悄的爬上了屋檐,在邺城大街的一株垂柳下, 有数十小儿,正围坐一团,拍着手,异口同声的唱着这么几句童谣。

        “可怜青雀子,飞来邺城里,羽翮垂欲成,化作鹦鹉子”

        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,各自奔走忙碌着,忽然由一辆四匹骏马拉着的豪华撵车,在一群威武的甲兵之下,穿过街头,高欢不久前刚刚官拜大丞相,听见有小儿唱这样的童谣,不免有点疑问,盼复左右。

        “将小儿带来”

        高欢看着其中一个大点的孩子,问、

        “其他人都跑了你为什么不跑啊。”

        孩子看着眼前的兵甲渗人的军将,正呼吸急促,见问又是一慌,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回答。

        “回大人,我的右腿有残疾,奔跑不便。”

        高欢一听,微微一愣,掏出一吊钱,递给小儿,说。

        “我念你身有伤残,只要你如实回答,可饶你死罪,告诉我,你们方才所唱童谣是谁作的”

        小儿见问的是这件事情,神情一松,说、

        “这首歌满邺城的人都会唱,是半个月前一位叫黑獭的先生教我们的。”

        “黑獭”

        果然是那个老贼。

        南北朝时期有两位大奸臣,第一是兰陵王高长恭他爷高欢,第二就是大名鼎鼎的北周开国皇帝宇文泰。

        公元543年,年仅11岁的元善见被皇族兄弟和大臣推上那尊既害怕又敬畏的天子大位,在初登皇位的那几年,他是非常快乐的,一个11岁孩子嘛,又不懂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安天下的大事,他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,就是在皇家大院里泡上一壶茶,读着兵书战策,然后满世界的找来一位战功赫赫的武将,穿上甲胄和自己对干,要是武将被打败了,就会取来一副弓箭趁其不备将其射杀,如果元老板败阵不仅不处罚,而且大大滴奖赏武将,别人都愿意吃胜仗,这倒好这小子愿意吃败仗。

        历朝历代百年都不出一个这样的人,元善见挺奇葩的,就跟大脑有病一样,估计那个时候也没有精神病医院,也难免这个年龄的小孩子都会对英雄主义产生一种浓厚的兴趣。

        看着皇宫殿宇的气派,锦衣玉食的供给,以及文武百官每天的顶礼膜拜,无不让他幼小的心里感到成就和满足,他从来不用做什么事,而且东魏国的任何大事小情都要经过元老板的答允,即便大臣想做某一件事,那也要以他的名义发布出去才算数。

        随着年龄的增长,随着少不闭室的天真,逐渐的成长了起来,就这样在某一时刻,元善见忽然觉醒顿悟了,原来自己并不是不需要做事,而是已经有人早早的帮他安排好了一切,所谓那些需要他御笔亲批的重要事宜,他也只能微微的点点头,不敢对高欢说一个不字。

        元善见本来就是个庶子,小时候不受他爹的待见,外出打猎,会见外邦,甚至吃饭,他爹都不愿让他和皇族的兄弟姐妹坐一起, 嫌他的出身不好。

        “带着你巡游天下,我还不够丢脸的”

        他想的从来都是我爹封我一个王,给我一片地管吃喝玩乐就行了。

       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能登上大位,当上东魏国的皇帝,纯属是个意外。

        北魏末年,拓跋家族当年那股令人闻风丧胆的雄风已不复存在,在平息了尔朱荣的动乱之后,权臣高欢买通大臣投票立元修为帝,史称[魏孝武帝]。

        将北魏的国事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。

        没曾想,元修传承了本家拓跋家族的遗风,是一个极为强硬的年轻人,尽管他无奈娶了高家的二女儿,但是这种联姻却没能扣住他的心,更没有扣住他的人。

        在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情况下,他也看出了老丈人高欢的不臣之心,最终表示要和老丈人彻底决裂。

        “我不是娶了你的女儿嘛,我不要了还不行吗,你个老贼别拿这种把戏来糊弄我,我元修可是有道明君”

        不久他就抛下了新婚不长的妻子,远走关外,投靠已经吃下关中大片土地的大诸侯宇文泰。

        俩人虽不成谋面,却对双方的功绩早有耳闻,彼此见面之后各种寒暄,元修苦着脸说,宇文兄,那个破皇帝我不干了,高欢那个老贼欺人太甚,我可不想做他手中的一颗险棋,那老贼的心思我早已看出,早晚我会被他所擒。

        宇文泰一时面露不悦,有点虚情假意,说。

        “陛下,我虽不是您北魏国中的人,但您贵为天子,我乃人臣,您来到我这里,我应当尽地主之谊才是,承蒙陛下不嫌,就留在这关中做一个魏王,号令群雄,等以后时间成熟,我愿为陛下铤而走险灭了那高欢老儿,再建我大魏国之神勇”

        第二天朝鼓齐鸣。

        高欢上朝参议,看见皇帝跑了,当场大发雷霆,一肚子的气找不到地方发,只能将看管皇帝的人拉出去斩首,以泄心中的怒火。

        朝堂不可一日无主。

        于是二话不说,立刻就找来了元修的侄子辈,年仅11岁的清河文武王元亶的儿子,元善见,来充当新的傀儡,并且将都城将洛阳焚毁,迁都到邺城,今河南省安阳市北郊机场附近。

        元修跑了,高欢怒了,北魏结束了,他侄子元善见又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帝国,史称东魏,全境疆域可达73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四个河南省的面积。

        有句话叫,说了不算,算了不说,说的就是宇文泰。

        不久之后,宇文泰感觉元修是个麻烦,名声在外先不说,说不定以后就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,一不做二不休,不打碎油罐出不来油,一狠心一咬牙,趁着元修酒醉,干掉了这位颇有作为的皇帝。

        弄死元修之后,宇文泰只要晚上睡觉就做同一个梦,梦见一条真龙,全身散发着金光,在关外盘旋,经常莫名的卷走自己,宇文泰醒来下意识的摸了摸裤裆,吓尿了,有人说这是元家命不该绝,龙发金光代表火。

        “应该再找一位元家名字中带有火字的人当皇帝”

        宇文泰忽然想起来,前些天有个入关的小伙子叫元宝炬。

        “此人名中正带火”

        几个月下来,宇文泰一直被梦缠绕着,吃不好,睡不好,过了一段时间实在顶不住了,便派人到处寻找所梦的金龙。

        不长时间就找到元宝炬,一排黑压压的铠兵,将元宝炬从关外紧紧的绑着,一路押进关内。

        “宝炬啊,你哥哥前些日子饮酒过量,不幸驾崩,你是元家的二公子,你哥的皇位就由你来接替吧,你要是难以从命,别怪我胯下的宝剑不认人”

        宇文泰,恩威并施,连吓再唬,最终立后来入关寻找哥哥的这位元宝炬为天子,开始和东魏明争暗斗,史称西魏。

        北魏从此开始一分为二,单从血统上来论,东魏和西魏都是延续了北魏先宗的血脉,就像一奶同胞的亲哥俩,分别受到的家庭待遇不同,爹妈疼一个,骂一个,想挣脱束缚之后,却因为和家人的意见不同,而争端不断,产生分歧。

        幸运的是元善见这个皇帝,当得还算安稳,此时高欢的内心背负了逼迫皇帝兼女婿出走的一项罪名,郁郁不安,皇帝出走归出走,高欢并没有趁机施行篡位之实,凭这点他还是挺讲原则问题的。

        更为幸运的是,公元547年,从大魏分裂出来的东魏国的擎天博玉柱,架海紫金梁,大都督兼大司马渤海王高欢,因为西征宇文泰,没有做好战略策划,东魏军被打的丢盔弃甲,在返回晋阳的路上,一口气没有上来,窝囊而亡。

        元善见亲自操办了这场葬礼,让所有人都为高欢服孝服,并吟诵于子墨,一直跟着灵车到了邺城的郊外。

        表面上元善见显得极度悲伤,心里却是乐开了花。

        因为他苦苦盼着的春天终于到来了,恨不得让高欢死800次。

        “老东西你把持朝纲三十多年,泱泱东魏现如今被你弄得乌烟瘴气,你近小人而远贤良,难怪我东魏国现在没有人才,原来都是你作的,现在你终于死了”

        事与愿违啊,高欢的死,元善见并没有迎来春天,等着他的接下来是比夏天还炎热的秋老虎。

        高欢的接班人,长子高澄,要比他爹更难对付,这小子完美的遗传了他爹的秉性,和高家做人做事的狠心。

        为了家族的荣耀和东魏的稳固,高欢在临终前特意交代高澄。

        “我死后,且不要发丧,难免三军将士为之动摇”

        晋阳是并州之所,国库,器械,也都安在这里,同时还是东魏的西部全线,时刻背负着防御乌恒和西北国的重任,这里有东魏最精锐的军队,连同高氏的中间力量,以及新兵老将全都在这里操练,只要掌控了晋阳,就等于掌控了东魏国的哽嗓咽喉。

        同时,高欢还命世子高洋火速去邺城镇守,国都乃是边关防线,以防事情突变。

        如此一来,高欢在临终前,顺利的实现了权利和欲望的交接,自己没有完成的遗愿,只能让子孙辈的人来完成。

        “前人种树,后人乘凉”

        从此,东魏国迎来了高澄的时代。

        高欢是经历过大风大浪,城府很深的人,胜日高昂,周日俨然,如日中天,年龄又大出了元善见很多,没有文教,常只事论心,不赏以非,非常懂得为人处世和为官之道。

        加上前面元修远走关中的纠结,高欢有点于心不忍,不管人前人后他还是对元善见非常尊重的,尊重归尊重,但是东魏国的家还得是人家高家来当,什么叫权臣,这就叫权臣。

        换高澄就不一样了,俩人岁数差不多,高澄只比元善见大了5岁。

        其辈分就有点不一样了,高澄娶了元善见的亲姑姑,清河文献王元则的女儿,元季葱,比高澄大25岁,别看季葱到了中年,长相还和小姑娘一样年轻俊美,对如何拉拢男人的心,已经练得炉火纯青。

        而姑姑是姑姑,侄子是侄子,就像当年的元修和永熙公主一样,这场没有爱情只有利用的婚姻,丝毫没能拉近二人的距离,高澄从骨子里是非常看不起他这个侄子的,因为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此二人都将成为东魏国最高层斗争的焦点对象。

        所以很有必要对他们的体貌特征,和性格作风做一个简单的相对比较,先从面貌上来讲,二人都属于美仪风,虽然比不过项羽和潘安,但长相也属于中上等,元善见号美姿仪,风度翩翩,风流倜傥,经常喜欢穿一身裘皮大衣。

        高澄13岁娶元季葱时神情俊爽,身高八尺,高鼻深目,像是吃了激素一样的早熟,长大后更是风神秀慧,姿态俊美,一样的英俊潇洒,高家都是帅哥,看看兰陵王高长恭的长相就知道了,要是先人长的歪瓜裂枣,后人又能好到哪里去?所以说基因很重要。

        从爱好上讲,俩人都是能文能武,元善见从小就喜欢研究兵书战策,写诗作画。

        每当逢年聚会,总喜欢让群臣即兴赋诗为乐,而且还能力举石狮以为常,立而不动,射箭百发百中,这显然有点夸大的分量,人力绝对不可能达到这种力量。

        高澄喜欢游山玩水,也是常常力举石狮,一文一武,同样的文武全能,不同的却是二人的脾性。

       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,外表只是一个具有欺骗性的东西,在元善见威武勇猛的外表下,其实隐藏着一颗最为脆弱的心,因为他从小就沦为高家的掌中玩物,他一直在安安稳稳的当着傀儡,就这是性格有力的证明。

        高澄和曹操一个德行,不喜欢小姑娘,就喜欢那种风韵的老娘们,这口味到是和我有点像,老娘们自然有老娘们的好处,有一句话说的好50坐地能吸土。

        长期的斗争,让他的个性和作为极度缺少自由发挥的空间,而在同样俊美的外表下,高澄却少壮勇猛,文文静静,看似柔弱实则狂野,表里不一的多。

        更为重要的是,高澄非常的渴望权利,对权利有着极为迫切的欲望,高澄打小就聪明,揣摩心思的能力超强,这一点就连他的老师,杜群都竖起大拇指称赞。

        高欢看到有一个这么聪明的儿子,曾经试着让他参加东魏国事,他不光做的好,也说的头头是道,这一刻起高欢就认定将来这个儿子是自己的接班人。

        东魏的天平元年,公元548年。

        也就是元善见被正式立为傀儡的那一年,14岁的高澄被任命为东魏尚书令,大司马,并州刺史,就相当于现在的省级干部兼监察院院长兼三军总司令,年仅14岁就身兼数职,大丈夫当如是。

        天平四年,十六岁的高澄便开始入朝辅帝。

        “并赐入朝不拜,赞拜不名,入朝不趋,剑履上殿”

        因为年龄小,那些国家栋梁对他没有抱太大的希望。

        “一个毛头小子,再怎么辅佐皇帝也就使那二两的能耐”

        没想到高澄上任后,纪律严明,事无宁治,远超当时逐渐强大的南梁国,人人为之震恕,他也就开始树立威望,赢得满朝文武的赞同。

        天象元年,18岁的高澄升任吏部尚书,进行了变法,开始选贤任能,大刀阔斧的改革东魏,还果断的罢免了几个资历尚老,玩忽职守的尚书郎。

        两年之后,满20岁的高澄又被加封为渤海王,民六万户,令中书县,世袭罔替。

        眼看着东魏国库的收入一年比一年少,为了惩治那些喜欢摸钱的大臣,高澄推荐吏部朗崔先为御史中尉,纠察豪权,无为,那是风驰电掣,六亲不认,只要你违背体制,我就得收拾你。

        元老板碰到这么个半生不熟的主,可以说苦日子才刚刚开始,慢慢熬吧,相信总有出头之日,还有就是他开始患上了三高恐惧症。

        “怕高欢,高澄,高洋”

        青雀暗指元善见,鹦鹉暗指高欢,说的就是当时东魏会出现一个像高欢一样的人物把持朝纲,还有一个一败涂地的少年天子所处的艰难困境。
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974xs.com